您的位置 首页 莆田旅游

“闲”,以及其他/狂月云抬头看天空的流云

“闲”,以及其他/狂月云抬头看天空的流云,厚厚的棉花糖泛着青灰色的光彩很快地飘移着。云彩的边上镶嵌着一圈银边,闪闪地,灼烧着我的眸子。盯着云朵发呆,看它们快速地在我眼前游移,仿佛生…

“闲”,以及其他/狂月云抬头看天空的流云,厚厚的棉花糖泛着青灰色的光彩很快地飘移着。云彩的边上镶嵌着一圈银边,闪闪地,灼烧着我的眸子。盯着云朵发呆,看它们快速地在我眼前游移,仿佛生命的轨迹横穿过我的身体。隐隐约约地,云彩间显露出一张白白的孩子的脸,远远地凝视着我。我心里一阵激动,想要看清他。突然,孩子发怒了,狠狠地撕裂遮挡他的棉花糖,哇啦哇啦大声哭出来。刺眼的白光直线型地洒进我的眸中,疼得晰出泪来。条件发射地迅速闭上眼,眼前留下明晃晃的残像——那孩子圆圆的,发亮的脸。等我再次去寻觅那孩子时,他早已躲到厚厚的棉花糖的背后,严严实实地把自己包裹好了,密密地,不透一丝光。天空闪现过那一丝耀眼后,又再度恢复了平静。云朵们依旧安详地排好队,静静地接受风神的安排,下一站会飘到哪里去,只有它们自己知道。偶尔在掉队同伴的间隙中,我还能依稀听到,那孩子嬉笑的声音……摇滚突然想到一个有意思的主题:为什么我没能成为摇滚歌手?这是在看颜骏的《燃烧的噪音》时蹦出来的念头——里面有这么一句话:“他对现实不满。”思想一下就开了岔,因为对现实不满,所以大家就“吼”了出来,于是便有了“燃烧的噪音”,我没敢“吼”出来,于是便没落了。我为什么不吼出来?也许是麻木了,也许是逆来顺受惯了,所以即使对现实不满,也还是乖乖地将“不满”吞了回去。毕竟我还是有些小家子气,做不到“大智大勇”。所以纵使拿过吉他,却未贯彻吉他精神一路走下去。之后看到的所谓摇滚人的生活状态让我唏嘘不已——大家往往把他们想象得过于美好了,认为玩摇滚的人多么酷——我还是很现实的,尽管对摇滚抱着一股崇敬之情,但还是庆幸自己没有走上去。除非走上mainstream大红大紫,否则就只能追求着纯精神上的音乐梦饿肚子了。那个我不要。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人因为选择压抑而分化成麻木的人群。而我既不愿意成为纯粹的呐喊者,也不愿意当麻木的看客。然后我就很自然地分化为两个人格,一个用来面对世界:平庸,现实,甚至可以有些奸诈狡猾;另一个用来保留纯真和对现实的不满。我只能说这个社会改造人的方法是成功的,所以我才“理智”“冷静”地选择了成为一名听众而不是player。也好,精神文明总是需要物质文明为依托的,没了物质,一切免谈。哎呀呀,又抒情了。大概是抱着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吧。也许人家做乐队还做得有声有色,活得开开心心,任谁应该不似我这般,明明放弃了还要说风凉话,不坦诚。也许等一切安定下来了,还有机会拿着吉他耍耍吧,尽管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了。文章楠给我看了他喜欢的“老师”的文章。英国的游记,东北的游记……其他的我没看了。我不喜欢游记。我也不喜欢散文。于是开始仔细想想自己喜欢的作家到底是谁。首先想到的是落落。她不是什么大作家,只是漫画杂志的专栏撰稿人,每期固定地给几家漫画杂志的专栏写文章,当然为了切题每篇都是漫评。说是漫评,其实更像美文欣赏,呵。我喜欢她的写作风格,她总是会有些诡异有些调皮,似乎漫不经心却又刻意为之的写着不痛不痒的文字,想象力的丰富是我难以攀登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过了那么多漫画和动画的缘故,她总是能找出很多大家找不出来的亮点和感动人的地方。我最喜欢的作家,无疑是落落,尽管她不是“家”,她自己也说,连大学都没上过,但是,在每个漫迷的心里,我想她一定是最成功的作家。接下来想到的是三岛由纪夫。看三岛的书会觉得不寒而栗——不不不,你们不要弄错了,三岛虽然是日本人,但是绝对不是松本清张江户川乱步那样的推理小说家。我觉得不寒而栗的原因,是他太细腻太真实的心理描写——对女人的。如果他描写的是男人,我并不感到奇怪,因为他自己就是个大男人,要写自己性别的内心实在太简单。而《绯色之兽》(又名《爱的饥渴》)中,他对纪子的描写:那种姿态,那种心理,那种赤裸裸地掩饰!看三岛的书,总会有一种在云雾中行走的感觉。那些碎花的和服,那些苍白的脸,那些哀怨流转的眼波,那种越破坏就越美的美感。接下来还有谁?突然想到贾平凹先生。可能是因为楠提到他的老师比许多散文家写的都要好,我于是想到了贾平凹先生的一篇文章。因为不喜欢看散文,所以脑子里面没有太多的印象,只记得在高中一本作文杂志上看到贾平凹先生关于北大未名湖的游记。那算是篇散文吧,那是我至今为止记得最清楚的一篇散文了,那种栩栩如生的比喻和描写,使我在读的当时就似乎仿佛置身于未名湖了。还有亦舒。《人淡如菊》,《她比烟花寂寞》。喜欢安妮宝贝的人应该不会对她感到陌生。坦白说,当初我就是因为安妮在书中提到这两个名字才会去寻找。于是籍着安妮这块跳板,找到了真正感动的源头。亦舒笔下的爱情,似乎有又似乎没有,她的小说不同于其他TW,HK的言情。不,应该说她的小说根本不是言情,哪有那样悲情的言情?尤其是《她比烟花寂寞》那本书,我看一遍就会哭一遍。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但是人物的寂寞,深深地袭击了我,将我埋葬。其他还有谁,我都没有了完整的印象,也许这些都不适合楠去看,就像我不适合看他老师的文章一样,呵。其他因为人家的推荐去下了Hooverphonic的专辑,这次没上当,很喜欢很喜欢。其中有一首,前奏很像〈地狱少女〉的片头曲。GARBAGE的新专辑很令我失望,不知道四年中他们到底是怎么在做音乐,比起以前的两张大牒来,明显逊色了许多,我几乎找不出我喜欢的歌。DJSHADOW的压缩包有问题,下得那么费劲却解压出错,唉……最近喜欢上红房子画家的音乐,HOHO,总算有点4AD的模样了呢~另外,还有大爱的椎名林檎,苹果之歌,我要枕着她的歌做甜甜的梦。那么,各位,晚安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莆田信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liancc.com/wu/10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