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莆田新闻

穿过甲流这条河,猪年就要到达

甲流也可以不击垮任何一个中年人的家庭,就这样轻快的来,迟缓的走…… 甲流,就这样轻松的到来 1月27日,周末,黄历显示宜剪发,欣欣然去找理发小哥,完成狗年最后一次理发任务。是的,鉴…

甲流也可以不击垮任何一个中年人的家庭,就这样轻快的来,迟缓的走……

  • 甲流,就这样轻松的到来

1月27日,周末,黄历显示宜剪发,欣欣然去找理发小哥,完成狗年最后一次理发任务。是的,鉴于以前经常理发的小哥所租用的楼宇属于非首都功能,熟悉的剪发小哥已经驻扎到了长阳,虽然他说很多人从天津一个月一次过来找他剪发,但我实在是提不起这个斗志。在家边上找个了据说是有很多连锁店的理发室,尚未找到一个能够满意的理发师,结果就是每次理发都是一次考察任务,代价是1个月的满头乱怪发型。当然,很有可能是我自己的感受,因为走到街上倒也没有什么人看我的眼光有异样。
这次的理发小哥还是不错的,至少我自己看着能顺眼。顶着一头自己满意的小短发,逛了圈超市买了下一周的早餐,回到家的我,觉得很是疲惫,嗓子居然有点隐隐的咽炎发作的感觉,作为曾经经常感冒的久病成庸医的我,马上两袋金莲花垫底。
1月28日清晨,嗓子干痛,鼻子稍有堵塞,大量喝水,久思不得其解,为啥能感冒?1月28日傍晚,头目胀痛,隐隐有发烧趋势。1月28日夜,明明吃了安神的之物,但是却像闹钟定在了脑子里,每过一个小时就醒过来,清醒的感受一下浑身被打了一样的酸痛,在这每小时一次的提示中,我白天一直不得其解的疑惑居然被揭开了:我回想起理发小哥好像是有点感冒,难道我是被流感了?
1月29日晨,犹豫了一下是不是放弃去办公室传染大家,决定还是戴上口罩去办公室晃一晃,万一走走就好了呢。这阵子虽然没有坚持锻炼身体,但是好像断续的活动也还强健了我的体魄,近半年没有感冒就是明证。
1月29日下午,事实证明,我还是低估了感冒的威力,坚持了大半天的我还是早早回家了,到了家倒头就睡。持续半梦半醒,在模模糊糊中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烤猪,外皮焦胡,一碰就疼,内里混乱,翻江倒海。
1月30日8点,实在扛不住了,一早就到社区医院看病,医生说查查血和痰吧,我迷糊的和医生说,没有痰呀,医生看了我一眼,有唾液么?好吧,我现在才知道,在医生眼里,痰和唾液可以划等号。检验的小护士拿了一个长长的探针来取我的唾液,大力的对着嗓子搅动了几下,恩恩,这根本就是取粘膜样本,所以我的担心没有痰简直就是没知识。
检验结果“甲流”,c-反应蛋白100多,医生说社区医院没有抗病毒的药了,都被拿光了,年前肯定不会进药,这是处方药,你去大医院开药去吧。头昏脑涨的我只能要求开了点减轻症状的感冒药,就在医生为了你的家人一定要去开抗病毒的药的叮嘱中奔向大医院。

  • 甲流,原来可以这么轻的

大医院的确值得膜拜,比如我就不知道我感冒了应该挂什么号,一排的专科分类,没有内科、外科这种很不细致的分法。为了避免排队,我一早就用手机挂了号,在对专科分类不了解,本着怎么简单怎么来的原则指导下,挂了一个综合内科。到了医院,取了号很快就看上了,结果人家一听说我是甲流,立刻将椅子移到离我尽量远的距离:我们这里不看,你要挂专科。我立刻虚心求教,感冒算是啥专科?你,年轻医生说道,呼吸内科或者发烧门诊,你这样严重的要隔离!得,我们社区门诊医生表示我应该对家人负责要点抗病毒药,到了这儿,我要隔离。
1月30日10点,我再次挂了一个呼吸科的号,这回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我前面有80多个等候的病人。长时间的等待让我像多动症一样不停的去报道机前刷前面还有几个人,哎,一直到中午12点,前还有20几个人。这时候前台小护士开始安抚大家:我们上午的号肯定都会上午看完才下班,大家不要着急,肯定都能看完。
我在长期等待中产生了迫害强迫症,觉得我肯定不能在今天上午拿到那个抗病毒药,因为哪个医院会用别人的检查结果给开药呢。但生活会在不经意间给你惊喜,我等到12点半进入到诊室,刚和医生说我在社区医院看了是甲流,让我开点抗病毒药时,医生让我给她看下我的检查结果。哈哈哈,她居然肯用社区医院的检查结果,但是她告知我,因为我不算是重症(估计是因为没有在这里做检查,或者是没有高烧,不知道判断标准)所以给我开的药不能走医保,走不走医保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不用再等到下午做检查了。
划价、拿药在中午这个时段进行的无比快速,但是当我拿到一小盒药和特别说明时,有点懵了,上面特别提示“应用本品期间,应对患者的自我伤害和谵妄事件等异常行为进行密切监测”。鉴于我现在还在服药期间,本篇文章属于自我伤害和谵妄事件尚在密切监测期间记录。

  • 猪年就在甲流后,甲流中的幸福生活

现在的我还在服药,而且为了保证我不传染给家人,我要求我家儿子和他爸都要减半服用那个让人自我伤害和谵妄的药。我儿子认真阅读了下说明书,和我说估计最大的作用是神经镇定,难怪常见的感冒型偏头疼这次没有出现。
为了让我这个病号好好休养,争取在猪年前解决甲流这个问题,爷俩经充分磋商,将做饭的任务进行了分配。儿子做了大厨,做出了三个菜,虽然第一道猪肉炒胡萝卜糊了,但是深色很适宜这道菜;第二道炒冬瓜有点颜色偏重,但作为冬天的菜也还算色佳;第三道菜做的极好,是从冰箱里拿出的冻好的炖牛肉加热,米饭稍有点锅巴,是因为高压锅的密封条不太给力,他们也不知道在恰当的时候手动施压,但是到底是可以吃到儿子做的一餐饭了。当然,我当场决定如果他们两个不能接受吃两天面条的话,我们还是去食堂解决吧,毕竟天天做饭太浪费时间。
就在此刻,2019年2月1日,窗外阳光灿烂,我对着电脑,第N次打开科创板的相关文件,但是估计是自我伤害的药效不够,我没有看下去。于是就有了上面的这些文字,在阳光下,沏一杯茶(后来倒掉了,甲流患者应该喝白水),还算舒适的等待猪年的到来,等猪年来了,再……
最后,小江在这里预祝大家猪年事业顺顺利利,身体健健康康,荷包圆圆润润,阖家快快乐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莆田信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uliancc.com/wu/43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