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百科

“郑爽代孕委托人”爆料:还欠6.8万美元服务费且是人品最差的客户

在郑爽与张恒弃养事件发生后,迅速成为舆论焦点,《法人》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自称是郑爽和张恒委托的代孕机构–注册在美国的“西海岸生殖中心”(下称“西海岸”)。 “郑爽是我们服务过的人品最差的客…

在郑爽与张恒弃养事件发生后,迅速成为舆论焦点,《法人》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自称是郑爽和张恒委托的代孕机构–注册在美国的“西海岸生殖中心”(下称“西海岸”)。

图片

“郑爽是我们服务过的人品最差的客户,没有之一。两个孩子都一岁多了,她到现在还欠着我们6.8万美元的服务费没给,昨天我们通话,她居然要求我们机构来抚养这两个孩子。”自称西海岸创始人的梁波告诉《法人》记者,作为最早进入代孕跨境服务领域的中国人之一,从21世纪初到现在,他已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上行走了十几年。

记者查询发现,神州中泰国际医疗集团官网显示,梁波是其董事长。记者通过企查查查询到,梁波是神州中泰(武汉)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这家公司处于被吊销状态。

梁波告诉《法人》记者,自己名下有三家代孕服务的公司,注册地分别在美国加州、柬埔寨以及中国。在中国注册的公司正是神州中泰。“神州中泰因为非法代孕被查处了,目前还剩美国加州和柬埔寨的两家。”梁波说,在美国加州,代孕是合法的,产业链条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严格的法律规定,而且这里的社会风气,是鼓励年轻女子做义务代孕妈妈,帮助那些无法怀孕的家庭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针对郑爽与张恒事件,梁波表示自己很无奈。“郑爽与张恒是在2018年秋天与西海岸签订的合同,选择的套餐是16.8万美元的,即不对孩子进行性别选择的‘生男生女都一样’套餐。现在服务过程早就结束了,两个孩子也都非常健康,他们却只付了我们10万美元,那6.8万美元的尾款一直拖着不给。”梁波说。

以下是《法人》记者与梁波的对话实录:

《法人》: 最近两天,郑爽和张恒与西海岸沟通过吗?他们希望怎么解决孩子的问题?

梁波:郑爽有找到我们,她提出两点。第一,将会补齐6.8万美元的尾款;第二,每个月给我们机构打3万元人民币,孩子她不认,也不想要,更不要孩子回中国,而是登记在我本人的名下,由我做这两个孩子的监护人。这是天方夜谭。我来监护,监护到什么时候,监护到他们上大学么?根据美国加州的法律,这两个孩子有爹没娘,身份不明,属于“黑户”,他们会被当作偷渡者来对待。

《法人》: 是什么原因阻止了两个孩子回到中国?

梁波: 很简单。郑爽不愿意提供自己的身份证明,不愿意证明自己是孩子的母亲。也就是说,在美国执法机构眼里,这两个孩子身份不明。按照加州法律,当地政府不会允许他们离境的。

《法人》: 郑爽与张恒是什么时候成为西海岸客户的?

梁波: 2018年秋天,我记得很清楚。在中国的跨境代孕机构中,我敢说我们是数一数二的,很多明星名人我们都服务过,郑爽和张恒肯定也是追着知名度来的。

我们提供的“套餐”种类很多,简单来说有三种:有爹没娘的,父亲提供精子,我们去卵子库找一个符合客户所提条件的供卵者的卵子进行人工授精,形成胚胎后植入代孕母亲的子宫里;第二种是有娘没爹的,正好反过来,母亲提供卵子,我们机构在精子库中寻找符合客户所提条件的精子,客户如果想自己怀孩子,我们就在胚胎形成后植入本人子宫中,如果不想自己怀,就帮她找代孕母亲;第三种是有爹有娘但亲娘不想自己怀的,就是张恒郑爽这个类型的,他们分别提供精子卵子,我们机构将受精卵植入代孕母亲的子宫中。这个“套餐”全下来的费用是16.8万美元。

考虑到过程中会有风险,有可能不成功,我们是按步骤收费的,可如今所有步骤都走完了,孩子也很健康,张恒和郑爽却还有6.8万美元拖欠着。

《法人》: 他俩为什么没有选你在东南亚注册的另一家公司,而是选择了美国这家?

梁波: 郑爽张恒看中的是美国的医疗水平,因为取卵过程也是有一定风险的,美国医疗水平高,代孕行业也有合法性保障。

《法人》: 郑爽是什么时候找到你,说孩子她不想要了?

梁波: 这小两口挺逗的,他们一开始得知授精成功了,高兴得不得了,还给我们工作人员发了红包,我到现在还有截图为证。但孩子五六个月大的时候,他们似乎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几乎从不打听孩子的情况,就跟没这俩孩子似的。到孩子七个月大的时候,郑爽提出,这孩子不要了,想终止妊娠。我明确告诉郑爽,孩子不可能打掉了,你以为是在中国呢,想堕胎就堕胎?!

《法人》:美国加州虽然赋予了代孕产业合法身份,但也不是随便可以堕胎的吧?什么情况可以堕胎?

梁波: 美国法律非常严格。加州法律规定超过五个月的就不能堕胎了;五个月内的孩子,除非真的有发育异常或其他疾病,还需要到有相关资质的医院做检查,由医院出证明才能堕胎。当时我明确表示,不可能堕胎了。

《法人》:现在郑爽和张恒分别是什么态度?

梁波: 张恒对孩子的态度比较中立,虽然他和郑爽都表示不想要这两个孩子,但郑爽是人都不认,也不管。张恒好歹现在每月负责孩子的奶粉钱和其他的抚养费用,比郑爽有人性。

《法人》:按照美国法律,代孕机构在孩子被客户“退货”之后,有权将孩子登记在机构负责人名下来抚养吗?

梁波: 美国法律是不允许孩子登记在机构负责人名下的,也不允许代孕机构将被遗弃的孩子登记在机构名下由机构抚养。我们是代孕机构,不是福利院。郑爽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想把孩子推给我们,让我们来进行下一步的处理,找人领养或者送养。郑爽以为她这样可以“花钱消灾”,什么事儿都可以用钱来砸,但在美国是不可能办到的。

《法人》: 你希望此事如何解决?

梁波: 很简单。第一,我们是代孕机构,我们只做合同内约定的事,现在两个孩子生下来了,也很健康,我们一套完整的服务结束了,张恒郑爽必须把尾款缴纳了;第二,孩子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承认也没用。郑爽必须出示她的身份,向美国方面承认自己是孩子母亲,给孩子一个身份,让孩子顺利地去中国。剩下的事交给他们两家人处理,不要再赖在我们机构身上。

《法人》: 除了美国加州之外,还有哪些国家赋予了代孕合法的身份?

梁波:美国是地方法,加州对代孕的法律规定比较完善;泰国法律也比较完善,后来有禁止外国人在泰代孕的规定;柬埔寨的法律比较笼统,朝令夕改。

《法人》: 代孕服务是否就像进超市选套餐一样?能对孩子的性别提出要求么?这么高的定制化程度,你有没有遇到过对“产品”不满意,想退货的?

梁波: 现在的技术比较先进,胚胎在植入代孕母亲子宫之前就能提前知道性别,所以不存在因为性别不对而“退货”或者要求代孕母亲“返工”这种事儿。我遇到过要“退货”的,是因为孩子生出来之后不健康,小脑萎缩,是孩子生下来之后被偷渡到其他国家,在偷渡过程中受伤导致的。

《法人》: 在代孕产业链条中,“出租子宫”的代孕母亲身体健康有没有保证?代孕会不会成为富人对穷人在身体上的剥削和压榨?

梁波:美国加州的法律法规非常严格,在全球来说是最完备的,他们提倡适龄女子义务代孕,这种“出租子宫”的方式是不计酬劳的,当然也不是绝对没有回报,做过代孕母亲的女子在工作中,升职加薪方面会受到优待,有点像美国社会中的“道德情操风尚”加分制度。

想要做代孕母亲,也得经过一系列体检,有一定资质才行。因为代孕本身不属于劳务行为,完全是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而且每一个环节都是有法律严格规定的,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很规范。我觉得这种做法值得效仿。我也希望借助《法人》杂志对外澄清一下,说代孕是“富人对穷人在身体上的掠夺”,其实是有方法来杜绝的。

《法人》: 在国人的主流价值观中,代孕违背基本伦常,天理难容。你下一步想不想争取代孕产业在国内的合法化?

梁波: 早在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人口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时,删除了草案中的“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几个字。这其实是考虑到我国的确存在一些无法怀孕但又很想要自己的孩子的人,不能完全堵上这条路。当然了,由于价格不菲,现在的代孕还只是一门富人的生意,我想这需要全社会用不带有偏见的眼光来审视这个行业,特别是要想出办法,帮助那些的确自己无法怀孕的人去获得属于自己的孩子。只有这样,代孕产业才有可能在我国落地生根。

[责任编辑:net-java]

最热评论

漂在CH京 [北京网友]

墙倒众人推!大赞!推的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380319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QQ838031909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